动物篇 动物篇

《F.N.G传记译文》

发布时间:2023-03-07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量:682

《F.N.G传记译文》

Ghadially 博士在萨斯卡通萨斯喀彻温大学的电子显微镜前,大约 1980 年(60 岁)。

Feroze Ghadially是我的朋友,他是20世纪杰出的病理学家之一,20141228日,这位天才去世了。他像一个巨人一样,耸立在20世纪超微结构病理学的全盛时期,在此,希望能用他的传记纪念他,并向他致敬。

Feroze Novroji Ghadially出生在印度孟买,父母是拜火教教徒。

Ghadially在圣泽维尔学校的早期学习经历是痛苦的,主要是因为他拒绝接受那些他认为愚蠢的印刷文字、宗教教条和规章制度。所以最终他被学校开除

在他进入下一所学校之前,一件事情改变了他一生——他遇到了戈弗雷和霍奇斯的《物理与化学》教科书。

Ghadially拥有超常的记忆力。

他在1936年通过了孟买大学入学考试考试。这时,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成为一名科学家。当他在入学预科课程的面试中被问到你为什么想成为一名医生?,他回答说:我不想当医生,我要成为一名医学科学家。’”

      Ghadially后来成为了一名小提琴演奏家,随后开始学习雕刻和雕塑,在此方面获得了艺术成就奖项。

 

Ghadially 博士因其雕塑(木头和石头)赢得了许多奖项。(a) 1962 年创作的木雕。(b) “麦当娜,日期不详。

 

在医学预科和医学院期间,Ghadially在其他几个领域发展了专业知识,包括电子和无线电通信,徕卡(35毫米)摄影,制造牛顿望远镜,以及制造和修理实验室的科学仪器。讽刺的是,他有一门不及格的科目是病理学!当他终于打开博伊德的病理学教科书时,他现在知道他将成为一名实验病理学家。

1945年,他移居英国,开始了在这一领域的职业生涯,并在期刊上发表了无数的科学论文,其中大部分是在谢菲尔德大学任职期间发表的。

此外,他撰写了54篇文章和4部热带鱼专著,并多次再版。

Ghadially196811月来到萨斯喀彻温大学,受命在病理学系开发和指导电子显微镜实验室。在那里我们第一次见面。

1973年,南非医学院安装了一台全新的蔡司EM9S2电子显微镜,当时我还是一名年轻的病理学家。我很快迷上了当时新兴的诊断性超微病理学。于是,我开始了对这门学科的职业生涯。Ghadially博士的许多关于超微结构病理学的论文我熟悉。

在我们访问期间,Ghadially博士在他医学院的办公室里向我展示了即将出版的第一版校样,以及用他的蔡司EM9S2拍摄的电子显微照片,这正是我在南非使用的仪器。

这本书后来的版本需要印刷为两卷,以容纳所有这些信息。这一工作至今无人出其右,是超微病理学界永恒的主要参考书。

在贝勒电子显微镜实验室工作后不久,Ghadially博士和我就开始通信,交换病例的切片和电子显微照片。我们还开始就贝勒的案例交换意见,最终发表了几篇论文。

1979年,我提请Ghadially博士注意到糖萼小体的诊断价值,这是James Martin博士和我一直在研究的问题。1980年,Ghadially博士作为《亚微观细胞学杂志》的编委会成员,邀请我为该杂志写一篇关于糖萼小体的评论。

我对电子显微镜的兴趣也延伸到它在新兴的肾脏病理学领域的应用。

19885月,我第二次来到萨斯卡通,那时的萨斯卡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繁华的大都市。他在萨斯卡通创建的电子显微镜实验室成为了超微结构病理学的圣地,世界各地的学生都来参加他的诊断电子显微镜年度教程。此时,《细胞和基质的超微结构病理学》已经被坚定地确立为一部参考著作——“圣经”——并出版了第二版,之后不久又出版了第三版。

Ghadially用一种独特而又幽默的方式来描述他的观察。我特别喜欢他关于环状片层中孔洞的评论:这些结构是在细胞质中发现的,是由一层层的膜组成的,这些膜和核膜一样含有孔洞。他将这些孔描述为大自然创造的一个笑话,因为细胞质不同部分之间的孔是没有意义的!

在我访问期间,Ghadially博士谈到了他在1969年出版的关于热带鱼的书《高级水族指南》中的经历。他当时从出版商那里获得了500美元的预付款,但没有何版税,尽管这本书后来成为畅销书,销量达到150万册!

Ghadially 博士,《高级水族指南》的作者,以及其他与鱼类相关的书籍,在他大约 1957 年在英国谢菲尔德的家中自己建造的 8 英尺鱼缸前(37 岁)

Ghadially博士还对他制作的一部关于接吻鱼(热带鱼的一种,接吻古拉米鱼)的电影感到非常自豪,这部电影在国家电视台上播放,他凭借这部电影赢得了业余电影比赛。

Ghadially博士讲述了他的下一个主要工作——肿瘤电子显微镜——是如何被写下来的:1977年前后,很明显,在Ghadially和其他工作人I y员的努力下,在超微结构病理学领域积累的基础知识可以被实际应用于各种疾病的诊断,尤其是肿瘤的诊断。他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里写出了《肿瘤的诊断电子显微镜》。

《肿瘤诊断电子显微镜》第一版出版后4个月就销售一空,并被英国伦敦作家协会医学作家小组列为1983年出版的六大医学书籍之一。这本书的第二版在1985年出版,增加了很多(500)”

Ghadially博士是第一批接受电子探针x射线分析新技术的人之一,他是该领域的先驱。他的实验室发表的关于病理组织电子探针x射线分析的论文是加拿大最多的。

他出版了不止一本关于关节病理学的书,最后一本是《滑膜关节的精细结构》(13)

Ghadially博士在1997年至2001年间发表了三篇题为《皆大欢喜》(as You Like It)的系列论文,。第三部分是他半个世纪以来发表的200多篇同行评议科学论文的最后一部分。在这篇论文的第二篇中,他推翻了关于铁素体、含铁血黄素和铁蛋白的错误概念,包括四分体和六分体是铁蛋白的标志的错误概念。

20世纪即将结束时,Ghadially博士的健康状况开始逐渐下降,但仍偶尔给当地居民讲课。

Ghadially博士认识到定期进行锻炼的必要性,他更喜欢用一组哑铃来保持健康,工作时每20分钟就用哑铃锻炼一次。

然后,在2014915日的早上,我收到了Ghadially博士的电子邮件,他一如既往地直言不讳:亲爱的彼得,几天前我被诊断出患有肝癌。我一两个月后就会死。再见了,亲爱的朋友。把消息告诉我们的朋友。爱你的朋友。请发送电子邮件确认此邮件。”20141228日,Feroze Ghadially在家中去世。

那天,世界失去了一位杰出的公民和病理学家。

再见,亲爱的Feroze。能成为你众多朋友中的一员是我的荣幸。

 

END